日本最新免费一区不卡_日本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不卡视频一二三区

图片小说
图片
小说

尋秦後記(3-5)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ziheng88.com

(三)

  当纪嫣然回过神时,滕翼早已走出门外,纪嫣然脸色复杂的看了床上的赵致一眼,一跺脚便跟着出了房门。

  一出房门就见滕翼等在院子,纪嫣然巧嫣倩兮的走到滕翼面前,红着脸低头说道:「致致适才没能让二哥尽兴吧?如果二哥不嫌弃嫣然蒲柳之姿,嫣然愿随二哥回房去…………」说着声音越来越小,脸也越加鲜艳欲滴,但身子却是越加紧靠再滕翼的身上。

  刚才滕翼在帮纪嫣然鬆绑的时候,就发现了纪嫣然已经情动,可是滕翼却还是故做模样的做作一番,主要目的是要这智计惊人才女主动上勾,不过滕翼似乎是另有打算,一脸正气的模样对纪嫣然说道:「我与致致虽然背着少龙行那苟且之事,但毕竟是两厢情愿,现在嫣然如此作為显然是一时衝动,如果二哥我趁此时佔有了嫣然,事後如果嫣然後悔,那二哥就罪过大了。我想我还是先送嫣然回去吧,等嫣然仔细思量之後,如果嫣然觉得真是寂寞的紧,还是可以来找二哥的,毕竟现在三弟不在,二哥有义务好好的照料妳们。」滕翼嘴上虽然说的大义凛然,但手却好像不是那麼有正气的隔着纪嫣然的下裳,徘徊在纪嫣然的幽谷之间。

  纪嫣然听了滕翼的话,似乎还想说什麼,不料滕翼却大手一张,搂着纪嫣然的腰走向大厅。

  到了大厅滕翼鬆开了纪嫣然说道:「此事还是嫣然回去仔细考量之後再说吧!二哥还有事,就送嫣然到这。」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去。

  纪嫣然一个人在大厅楞了一会,刚想要离去,去忽然「啊!」的惊呼出来,原来纪嫣然一直没发现不知道什麼时候,自己的裙子已经湿了一片。恨恨的骂了一句,转身回房换裙子去了。(这是滕翼家又不是乌家大宅,纪嫣然那有裙子换啊?别忘了,滕翼房间还躺着一个人呢,反正在滕翼家赵致有穿没穿好像都差不多,穿了还要脱多麻烦啊!)

     *****     *****     *****

  转眼过了五日,滕翼表现的就如他所说的一般,再也没对纪嫣然提起那天的事。只是纪嫣然每次只要看见滕翼或赵致总会想起那天的情景,身体也会莫名的燥热起来,总有一股想找滕翼让他像『照顾』赵致一般的『照顾』自己一番的衝动,所以纪嫣然总是想办法避开两人,但是滕翼和赵致却好像故意似的,一直出现在眼前,让纪嫣然无可奈何,怕在这样下去有一日自己真的会主动的找滕翼,承欢在滕翼的跨下。

  这日,纪嫣然為了避开腾、赵二人,到乌家主宅找乌庭芳。(自项少龙失踪之後,乌应元怕乌庭芳在项少龙住所没人照料,所以把乌庭芳接回主宅了。其实…………)

  可是当纪嫣然到了乌庭芳的住处时,却发现乌庭芳不在房中,连和她一起的田氏姊妹也不在,找了丫环询问,才知道今天乌应元那来了客人,把乌庭芳和田氏姊妹找了去见客。

  纪嫣然心下纳闷:乌老爷子来了什麼客人?怎地还要找庭芳和田氏姊妹去。就算是乌家的客人也不应该找她们去的啊。

  带着一丝疑惑,纪嫣然往乌家主宅的大厅行去,不想大厅还是没人。

  当满脸疑惑的纪嫣然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倏地从门口窜进来两个人,仔细一看,却是十三岁的项宝儿和她最不想遇见的滕翼。项、滕二人看到纪嫣然也是一楞,项宝儿开口对纪嫣然说道:「嫣然姨娘也是来找庭芳姨娘的吗?不过三个姨娘现在都没空。我现在要带二伯去看三个姨娘,嫣然姨娘要一起吗?」说完便拉着滕翼往一旁的一间房间奔去,本来就满脑子疑问的纪嫣然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进了房间,项宝儿往墙上烛臺一按,旁边的墙壁出现一个小门,项宝儿得意的对滕、纪说道:「这个房间是我无意中找到的,本来是爷爷设计用来监视隔壁房间的,对面那一面墙全是用镜子做的,从裡面可以看见隔壁房间所有的一举一动,连声音也都听的清清楚楚呢!」

  滕、纪二人虽然对项宝儿带他们来这裡感到疑惑,不过当他们看到隔壁房间的景象後都吓了一跳。(是不是感到有点熟悉。没错!後记裡那间房间就是仿照这裡建造的,因為乌应元老爷子年纪大了,不太行了,所以就有了那麼一点小小的嗜好。)

     *****     *****     *****

  房间中央一名只着亵衣的女子,手持三尺青锋在跳剑舞,举手抬足之间妙处若隐若现。房中五张太师椅上有三张各做了一个男人。这三人纪嫣然都认识,其中有两个还是项少龙的生死大敌,吕不韦、管中邪还有一个当然是身為主人的乌应元了;只见三人全身赤裸,跨下各趴伏着一名女子,头正一上一下的為三人做着口交服务。

  只听管中邪说道:「想那项少龙是多麼的不可一世,如今他的妻妾还不是一样要在我跨下呻吟求欢。哈哈哈∼∼」当管中邪说到项少龙时,身下的女子动作突然一滞,随即又张口吸吮起来。

  乌应元听到管中邪的话脸色也是一变,不过随即恢復,道:「那是,当时乌家也是因為看少龙他气势风度不凡才与他结亲,不过现在他生死不明,我乌家也该為自己打算。」

  「嗯,项少龙的确有些本事,不过想与本相斗。哼∼」

  在房中跳剑舞的女子已经舞毕,正袅袅的走到管中邪身旁。这时纪嫣然等人才看清这女子面貌,原来是吕娘蓉。

  「娘蓉啊,今天乌老爷子宴请我们,还特意安排了项少龙的三个妻妾来服侍我们,妳也该表现一下,服侍一下乌老爷子。」见吕娘蓉舞毕来到身旁,管中邪道。

  听到管中邪居然要她去服侍乌应元,吕娘蓉一脸的不鬱,不过看到一旁的父亲也赞同管中邪的话,吕娘蓉怏怏不快的走到乌应元身前,一把将乌应元身下的女子推开,身上亵衣也不脱,捉着乌应元的鸡巴就跨坐上去,自顾自的挺动起来,也不理乌应元一脸的尴尬。

  管中邪见另一边的吕不韦也已经提枪上马,也一把将身下的女子拉起,让她转身趴伏在桌上,粗长的鸡巴从後面「噗滋」一声,狠狠的插进那女子的小屄。当那女子转身时,在另一间房中的纪嫣然突然「啊!」了一声,那正趴伏在桌上任管中邪随意肏弄得女子却是乌廷芳。

  管中邪一直与项少龙敌对,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肏弄项少龙的妻妾,身下鸡巴不由的一下重过一下的抽送,还不停的拍打乌庭芳的屁股,打的乌庭芳屁股一片通红,嘴裡不停讨饶:「啊∼∼不要那麼用力会坏掉的,不要打廷芳的屁股∼∼嗯∼啊∼∼啊呀∼不要插那麼深,廷芳会来的∼∼啊∼啊∼∼啊∼∼∼来了∼来了∼」就在乌廷芳快要高潮的时候,管中邪突然邪邪一笑,把鸡巴拔了出来。

  「嗯∼别∼别∼别拔出来,廷芳差一点,还差一点就来了,快插进来,快啊∼∼」乌廷芳在将要攀登到高潮时,忽地失去了管中邪的鸡巴,那心裡憋的难受的紧,居然像跟情郎撒娇似的求管中邪肏她。

  管中邪却不紧不慢揉捻乌廷芳粉红色的乳头,不理乌廷芳撒娇,等到乌廷芳的高潮稍退後,又重把鸡巴插入乌廷芳的小屄,可是在乌廷芳临高潮时,他又把鸡巴抽出,如此来回几次,把乌廷芳逗的逐渐失去理智後,才狠狠的将乌廷芳送上高潮。乌廷芳这麼一次高潮居然持续了将近三分鐘。在另一间房的滕翼却是知道,这样的方式虽然能让女人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,但却是最伤身的,不由暗骂管中邪可恶。

  当管中邪将乌廷芳送上高潮之後,乌廷芳已经软泥一般的摊在桌上。原本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管中邪肏乌廷芳的吕娘蓉,见吕不韦在不知是田凤还是田贞体內缴了械,正坐在太师以上休息,一把就骑在管中邪的身上奋力的套动。

  管中邪见吕娘蓉一副慾求不满的模样,调笑道:「怎麼刚才乌老爷子没把妳餵饱?这麼一副飢渴的样子。」

  「嗯∼别提了∼啊呀∼∼啊∼啊∼那老头没两三下就射了∼嗯∼那能跟你比啊∼嗯啊∼∼好深啊∼都等顶到子宫口了∼嗯∼∼还是你最好∼好∼∼好强啊∼啊∼∼啊∼∼∼我来了∼∼飞∼飞了∼∼∼啊∼啊∼∼呀∼∼∼」

     *****     *****     *****

  原本听到乌应元三人对话感到愤怒的纪嫣然,在看了这麼一场春宫戏码後也微微的情动,听到吕娘蓉的呻吟,不由的又想起了那日的景象;不自禁的在滕翼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轻声说道:「二哥的鸡巴是不是和那管中邪一样强?」小手也伸入滕翼的跨下轻轻的套弄起来。

  「嫣然想知道的话,等下随我回去试试不就行了。担保嫣然会愈罢不休。」

  一旁的项宝儿听到滕翼的话,高兴的拍手叫道:「好啊!好啊!嫣然姨娘等下和我们一起去二伯家,等我肏完致姨娘後,也要尝尝肏嫣然姨娘的滋味。」

  怎地几天的时间宝儿和致致也肏上了。

  等纪嫣然从刚才的惊讶中醒来後,滕翼大略的為纪嫣然解释了一番。

     *****     *****     *****

  原来两天前,滕翼和赵致如同以往一样,在滕翼家中翻云覆雨时,正当贪玩好动的项宝儿忽然闯了进来,就在滕、赵二人惊愕的时候,却从项宝儿口中听到了一件两人也大為讶异的事:那天乌应元将乌廷芳与田氏姊妹接回主宅,原是不安好心。

  自项少龙失踪後,乌应元觉得像乌家这般大的家业,觊觎的人很多,而项少龙失踪後,乌家顿失一个大靠山,让乌应元產生了危机感,所以他才找了藉口把乌廷芳接了回去,一来利用乌廷芳和小盘的关係,让乌家有一丝喘息的机会,二则可以利用田氏姊妹的美貌拢络秦国的权贵。

  一开始乌廷芳说什麼也不答应,不过在乌应元一番痛陈厉害与恳求下,乌廷芳為了家族的未来着想,无奈的答应了。

  原本乌廷芳还是很矜持,并没有与田氏姊妹一般去陪那些王公大臣,直到一日乌应元不知用了什麼法子,将小盘请到了乌家,乌廷芳身為乌家之中和小盘最為熟悉的人不得不去作陪。

  乌应元却為了乌家未来,狠心在乌廷芳的杯子裡下了微量春药,本身恋母情节就颇重的小盘在面对平时亦母亦姊的乌廷芳挑弄之下,也忍不住提枪上马。当然乌应元在看到春药发挥效力後,便知趣的告退了,不过他还是不放心,搂着田氏姊妹来到了现在纪嫣然他们现在所处的房间,不料却被项宝儿无意间看到,发现了这个秘密。

  乌廷芳毕竟年幼,在尝到了性爱欢愉之後,难以克制。原本在乌家别院时,因為住的都是项少龙的妻妾,没有男人,所以就算是空虚寂寞也只能忍着,但是回到主宅後,每天参加乌应元為拢络王公大臣的筵席,看着在眼前上演的活春宫,虽然还能克制,但是相对的慾望一直在心中积累,直到那天与小盘一番缠盘大战之後,先前积累的慾望一夕间爆发,开始放浪形骸。

  项宝儿自从发现这个秘密後,每次只要乌应元宴请客人,他便偷偷来到这间密室观看,好几次甚至看到乌应元和乌廷芳乱伦的场面。所以当他撞见滕、赵二人的私情後,并不感到惊讶,不过项宝儿却像滕、赵二人提出条件,就是让项宝儿肏赵致。

  对于项宝儿这个无缘的儿子,滕翼也是无可奈何,不过他也提出来密室观看乌廷芳宴客情形的条件来,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事。

  听完了滕翼的解释後,纪嫣然忽然觉得头晕目眩,原来一直以来同事一夫的姊妹们,都背着自己放浪形骸,而自己却被瞒在其中,一时為自己的作為感到不值,而心裡原本就被滕翼破开的一丝缺口慢慢的加大。

  这时一旁的项宝儿开心的想道:一直以来看着来参加筵席的客人,在做那事时都是一脸的享受,今天终于可以一尝女人的味道了,更甚者说不定还能肏到自己一向敬重的纪嫣然娇嫩的小屄。

  想到这裡项宝儿兴奋异常的拉着滕、纪二人,离开密室。隔壁密室在经过一番休息之後,吕不韦等人也和乌廷芳与田氏姊妹肏上了…………

(四)

  项宝儿拉着滕、纪二人来到滕翼家时,刚到房门口就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压抑的呜咽声,项、滕二人暗叫坏了,猛地将房门推开。

  房中赵致趴在床上,荆俊双手扶在赵致腰上跪在身後,略微细长的鸡巴正在赵致的小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;赵致身前是跌坐在床上的乌果,用双手压着赵致的头,让赵致将粗壮的鸡巴含在嘴裡。在房外听到的呜咽声却是从赵致鼻子裡发出来的。

  这时见滕翼衝了进来,荆、乌两人吓了一跳,都停下动作。半响,荆俊见滕翼三人都没说话,不由心下略定,嘻哈地说道:「二哥不厚道,致姊从了三哥,小俊也就认了,但是现下三哥失踪了,致姊寂寞难耐来找二哥纾解。二哥明知小俊喜欢致姊,也不通知小俊一声,竟自己吃独食,真是太不顾兄弟道义了。」说完又用力的抽插了几下。

  趁着乌果还处在呆滞状态,好不容易将嘴巴解放出来的赵致,破口大骂道:「荆俊、乌果你们两个浑蛋,竟然趁着我浑身无力,强行姦污我,我∼∼哦∼∼别∼别用力∼∼致致会死的∼∼浑蛋荆俊∼啊∼∼∼致致快被你幹的飞了∼嗯∼再深一点∼哦∼顶∼顶到了∼∼」赵致骂到一半却变成了呻吟声。

  荆俊听到了赵致的呻吟声,如同吃了春药般加速的抽插起来,每次插入都是整支鸡巴尽没在赵致的小屄。

  「嘿∼想来為了保密二哥不会吝啬和我分享吧!何况……嘿嘿∼∼」荆俊说到一半拿眼瞄了纪嫣然一眼。

  不过项宝儿却不同意了,大声说道:「五叔你好可恶!致姨娘好不容易同意今天让我肏的,你却来抢……我…我……」

  纪嫣然听到项宝儿的话也回过神来,原本随着滕翼回来,想说如果只有滕、项二人加上赵致的话还可以接受,现在莫名却又多了荆俊和乌果,以纪嫣然才女的矜持,怎麼拉的下这个脸,同时与四个男人赤裸同欢,以前项少龙虽然欢淫无道,但是却也只是一男多女罢了。

  纪嫣然转身便要夺门而出,但是早在荆俊说话时,就注意着纪嫣然的滕翼怎会放过她,大手一伸把纪嫣然搂在怀裡,并对项宝儿说道:「宝儿别急,你致致姨娘被五叔捷足先登了,还有你嫣然姨娘呢,我们也不和你抢,让你拔个头筹,让你在你嫣然姨娘身上破了处男之身。」语毕,滕翼紧紧的将纪嫣然搂在怀裡,张嘴轻轻嚙咬着纪嫣然的耳垂,纪嫣然顿时打了个颤慄,身体不由软了下来。

  被刚的对话弄得楞在那的乌果,这时也回过神来,原本就爱玩闹的乌果,听到滕翼要让项宝儿在纪嫣然身上破处,也来了劲,压着赵致的头让她继续吸吮鸡巴後,当起了项宝儿的技术指导。

  「宝儿还楞着幹麼,快点上去脱你嫣然姨娘的衣服。」乌果兴奋地说道。

  项宝儿随着乌果的指导,上前把纪嫣然的衣服脱掉,跟着小手攀上纪嫣然的双峰用力地搓揉,嘴巴吸吮着峰顶上呈粉红色的乳头。

  「嗯啊∼∼宝儿不行啊∼不要∼哦∼痛∼不可以用咬地∼宝儿温柔一点∼∼嗯∼嗯∼∼好舒服∼对用力吸∼嗯啊∼∼」随着项宝儿生涩的动作,加上身後滕翼不时的在耳朵吹气或轻嚙耳垂或轻抚纪嫣然的身体,纪嫣然渐渐地情动。

  项宝儿按照乌果的指导,将纪嫣然的一条腿抬起放在桌上,蹲下身来伸出舌头轻轻的在纪嫣然的小屄口舔了一下,纪嫣然浑身颤了一下,小屄一阵收缩,倏地大量的阴精喷地项宝儿满头满脸,没想到纪嫣然竟然这麼快就高潮了,一旁的眾人楞了一下,忽地大笑了起来。

  被喷地满脸的项宝儿一脸无辜的对纪嫣然说道:「姨娘妳怎地尿尿也不说一声,尿了我一脸。真是……」

  纪嫣然被项宝儿这麼一说,羞的满脸通红,不由垂下了头。一旁的眾人听到项宝儿的话,笑的更厉害了。

  乌果揉着肚子边笑边向项抱儿解释道:「那不是尿,那是你嫣然姨娘爽的潮吹了。没想到宝儿的舌头这麼厉害,一舔妳嫣然姨娘的小屄,就让她爽的高潮了。呵呵呵∼∼孺子可教喔。」这时床上的三人早就在荆俊把精液射进赵致体內後,云雨暂歇。

  项宝儿愤愤地把身上的衣服脱掉,提起软趴趴的鸡巴就想往纪嫣然的小屄裡插。看到了项宝儿这个动作,眾人又是一阵大笑,纪嫣然也不觉莞爾,对项宝儿说道:「宝儿莫急,这样你是没办法肏姨娘的小屄,来,姨娘帮你。」

  说完蹲下身,纤手握住项宝儿的小鸡巴轻轻套动几下,见项宝儿的鸡巴慢慢的勃起後,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含进嘴裡,细心的吸吮起来。项宝儿猛地吸了一口气,从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;纪嫣然抬眼妩媚的瞟项宝儿一眼,一隻手轻轻的揉弄阴囊,一隻手在项宝儿的屁眼上来回的抚动,不时的伸出手指轻插一下,让项宝儿爽的都快升天了。果然没多久项宝儿的鸡巴猛地膨胀,随即一股童子阳精射进了纪嫣然了嘴裡,纪嫣然将项宝儿的童子阳精一滴不漏的全吞下去後,还伸出香舌在唇边舔了一圈。

  「嗯∼∼宝儿的童子精味道不错,来,宝儿躺在地上姨娘教你怎麼舔小屄。」让项宝儿躺在地上後,纪嫣然蹲在项宝儿头上,双手分开阴唇,让项宝儿舔她的小屄,还叫项宝儿一边用手指轻捻阴核,一边用手指在小屄抽插。

  「嗯∼∼宝儿好厉害,嗯嗯∼∼舔得姨娘好舒服∼∼嗯∼对∼嗯∼你的手也不要閒着,用手指插姨娘的小屄∼嗯嗯∼∼看到小屄裡的小豆豆吗?对∼用你的手指捏着她慢慢捻动∼∼嗯啊∼∼就是这样∼∼这样姨娘会很爽的∼∼嗯嗯∼∼呜∼∼∼∼」说着趴伏下去,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再次纳入口中。

  经过一阵吸吮,见项宝儿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,纪嫣然移动身体,一手扶着鸡巴,对准小屄慢慢的坐了下去。一阵湿润温暖的软肉包围着项宝儿的鸡巴,项宝儿感到一股与纪嫣然嘴巴不同的触觉,随着纪嫣然越来越快的套动,项宝儿快感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强烈……最後脑子「轰」的一声,项宝儿高潮了,一股阳精射在了纪嫣然的花心上,纪嫣然的阴道一阵剧烈的收缩,一股阴精伴随着高潮汹涌而出,将纪嫣然的小屄涨的鼓鼓的,纪嫣然缓缓的站起身,随着鸡巴的抽出,混着精液的淫水流了满地,不料双脚一阵无力,让纪嫣然跌坐在地上,微靠在小凳上大力的喘息。

  一旁观看的眾人猛地吸了一口气,这是纪嫣然吗?眾人同时都浮现疑惑。一向给人感觉淡然的纪嫣然,竟然有如此骚浪的一面。眾人不由得楞在那裡。直到恢復些许力气的纪嫣然爬到滕翼身前,伸手将滕翼的裤子脱去後,眾人才回神,这时纪嫣然早已将滕翼的鸡巴含在口中,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了。

  「哦∼∼小俊不乖,居然敢逗嫣然,罚你要让嫣然高潮,还要在嫣然的小屄裡射精。嗯∼∼」脸上露出诱人的神情,香舌在唇边舔一圈,回头继续吸吮滕翼的鸡巴。

  荆俊得到纪嫣然命令,双手转扶纪嫣然的纤腰,鸡巴三淺九深的抽插起来,抽插的速度也渐渐的加快,到最後是全根尽出,全根尽没的狂抽猛送,直插的纪嫣然在无法分心吸吮滕翼的鸡巴。

  「哦∼啊∼∼嫣∼嫣然不行了∼∼啊∼好爽∼好∼舒服∼∼啊啊∼∼小∼小俊∼真厉害∼每下都插到花心∼喔∼∼飞了∼∼飞∼飞∼昇天了∼∼啊∼啊∼∼啊∼呀∼∼∼」

  在将纪嫣然送上高潮之後,荆俊停下了动作,将鸡巴留在纪嫣然的体內,因為刚才在赵致身上射了一次,所以荆俊这次比较持久,等到纪嫣然高潮退去,荆俊将纪嫣然抱起来站着,然後将纪嫣然的一隻脚抬起放在桌子上,只有一隻脚着地,让纪嫣然的双脚呈90度後,鸡巴才慢慢的抽插起来。纪嫣然因為失去重心,双手不得不扶在身前的滕翼肩膀上,整张脸几乎都贴在滕翼的脸上,滕翼看着纪嫣然因為高潮而显得更加迷人的脸,闻着檀口中吐出带着春意的气息,不自禁的吻住纪嫣然,一番唇舌纠缠後,滕翼鬆开了纪嫣然,在两人唇间还连着一丝银线;经过与滕翼的一番热吻後,纪嫣然脸上忽地荡出一抹笑意,看起来更加的诱人,眼中的春意却是更盛。

  倏地,纪嫣然身体往前一靠,荆俊一个反应不及,鸡巴已经抽了出来,纪嫣然回头捉狭的对荆俊眨了眨眼,将滕翼推倒在地上,一手扶着鸡巴,坐了下去,然後上身前倾,趴伏在滕翼身上,双手往後将雪白的双臀一分,回首对着荆俊媚声说道:「小俊,来肏嫣然的後庭,今晚嫣然全身属于你们的,不用疼惜嫣然,狠狠的肏吧!将你们的精液全都射进嫣然的嘴裡、小屄裡还有屁眼∼∼哦∼∼∼」

  听到纪嫣然用带着媚惑的声音,说出这麼淫荡的话语,荆俊用手指醮了点淫水,涂抹在纪嫣然的屁眼,鸡巴猛地一挺,配合着滕翼一前一後,一进一出的肏了起来。而刚脱离处男行列的项宝儿,从事才的高潮回味中醒来时,似下张望了一下,床上乌果和赵致已经双双达到高潮後疲累的相拥睡去,纪嫣然这时被滕翼和荆俊佔着前後两个洞,肏的已经意识模糊,胡乱呻吟了,项宝儿看到纪嫣然如此淫荡的表现,不由想重温刚才那异常舒服的感觉,走到纪嫣然的面前,将疲软的鸡巴在纪嫣然的嘴巴轻轻拍打几下,纪嫣然柔顺的伸出手套弄几下後,再次让项宝儿的鸡巴重游旧地。

  直到三人轮流交换,将纪嫣然的三个洞全部肏遍,留下在纪嫣然的嘴角、小屄、屁眼缓缓的流出一丝白浊的液体後,纪嫣然已经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,两眼翻白的厥了过去。

  这时滕翼才想起来问荆俊:「你和乌果怎麼突然的跑到我家?」

  「荆家村来人了,还带来了三哥的消息,我和乌果接到消息後就立马来找你了。想不到,嘿嘿∼∼」

  滕翼听到心下猛地一顿,遭了!计划只进行了一半,这时如果三弟的消息传出去,不利我以後的计划进行。不过,还好计划中最重要的纪嫣然已经得手了。嘿嘿∼∼

  「哼∼∼算你们运气好。嗯∼三弟现在安全吗?这件事还有谁知道?」

  「除了我们没别人了。据荆家村传来的消息,三哥暂时是安全的。」

  嗯∼现在三弟暂时安全,看来时间上可以拖延一下,再将消息放出去,只是现下多了三个人,嗯∼先和他们说说看,说不定计划目标真的能远满达成。

  「这是我知道了,不过这消息先不要告诉任何人。我想…………」滕翼将荆俊、项宝儿叫到面前,轻声的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两人後,荆俊兴奋地把乌果叫了起来,再将滕翼的计划告诉乌果,最後滕翼的计划获得到了三人一致的支持,三大一小四个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只有男人才会明白的笑意…………

(五)

  纪嫣然那天在滕翼家荒唐一番後,在人前依然是一付清冷淡然模样,但是进了房间,关了房门,那骚浪模样连赵致和善兰看了也是目瞪口呆。

  琴清自项少龙失踪後,便时常来到乌家别院找纪嫣然谈天,这日,琴清如往常来到乌家别院,在路上遇到赵致,便相邀来到纪嫣然房间。

  走进纪嫣然日常休憩的房间时,项宝儿一丝不掛半躺在纪嫣然平时小憩休息的软榻上,纪嫣然仅着亵衣低头专心的吸吮着项宝儿的鸡巴,看到这一幕,琴清倏地摀住嘴巴惊呼出声,转身便要离去,却被身边的赵致拦了下来。

  「清姊莫要大惊小怪,少龙失踪了那麼久了,我们姊妹几个都寂寞地紧,需要男人来抚慰世人之常情,难道清姊这麼久的时间都不会感到寂寞难耐吗?」赵致将琴清拦下来後说道。

  「哼!姊妹称呼琴清不敢当,少龙失踪妳们姊妹几人深闺寂寞,这我可以理解,但是妳们趁少龙不在便与其他男人廝混,这点琴清不敢茍同。琴清早年丧夫,这麼多年了还不是一样的过。如果妳是想劝我与妳们同流,那恕琴清不奉陪。」说罢,张手就要将赵致推开,哪料赵致往旁一闪,伸手一探将琴清的手反翦在後。

  「今日我们的事被清姊撞破,哪能让妳轻易离去,如果传了出去,我们姊妹几人如何自处。」纪嫣然见琴清不听她们的解释,心想:清姊素来外柔內刚,今日如果不能将她征服,日後少龙回来,怕是要多生风波。看来只能用强的了!

  纪嫣然向赵致一使眼色,赵致会意,将束腰解开,将琴清双手反绑,再解开琴清束腰绑住双脚後,把琴清推坐在另一张软榻上。自顾自的脱了衣服,来到项宝儿身前伏身吻向项宝儿厚实的双唇,一隻手身到项宝儿身下轻轻套弄鸡巴。

  纪嫣然看琴清一脸的愤然,轻声说道:「今日之事实是不得已,只怪清姊不该撞见我们的事,如今之计,只有请清姊加入我们了。」

  琴清个性确实刚烈,听了纪嫣然的话,更感羞怒,没想到丑事被撞破了,还不知羞耻。居然还想对自己来强的,强迫自己加入她们同流合污。用强……难道她们想……

  想到这裡琴清不由心下一惊,用抖颤的声音对纪嫣然说道:「嫣然妹妹,今日之事姊姊我会当成没看见,妳就放过我吧!」

  「不行,今天如果妳不答应加入我们,那我们就不会放妳走,直到妳答应為止。」这时从纪嫣然的內房裡走出三名男子,正是滕翼、荆俊和乌果,说话的是滕翼。

  三人进房後,荆俊便快步走到赵致身後,用手再赵致的小屄摸了一把,抬手再赵致面前晃了一下,便张口将手指上的液体舔了乾净。

  「才过不到一个时辰,致姊就又湿了。致姊真是淫到骨子裡了。」荆俊对着赵致调笑一句,将赵致按伏在项宝儿肚子上,裤子一脱便肏了进去。可怜的项宝儿刚刚还再享受赵致的香吻,马上就变成人肉气垫床了。

  「嗯啊∼致致才没你说的那麼淫荡呢,那是刚才等清姊的时候,宝儿受不了,嗯嗯∼∼肏致致时射的童子精,嗯∼∼二哥,别揉那∼∼啊啊∼∼嫣然∼嫣然∼∼会高潮的∼∼喔∼∼乌果你的舌技进步了∼∼∼舔的烟然∼∼∼啊∼∼哦喔喔∼∼∼∼」一股透明的淫水从小屄喷洒出来,还好乌果闪的快,不过琴清就没那麼好运了,虽然并没又被直接喷到,但是也被溅到几滴。

  滕翼收回了从後揉捏纪嫣然美乳的手,在纪嫣然耳边轻声说道:「嫣然妳看,妳的淫水喷到琴太傅脸上了,还不去帮她舔乾净。」

  纪嫣然茫然的看了琴清一眼,果然琴清的脸上有几滴液体,正顺着柔美的轮廓往下滑,在琴清惊恐的眼神下,纪嫣然伏身靠近琴清的脸,伸出香舌顺着液体的轨跡慢慢地往下舔,眼睛、鼻子、下巴、脖子,最後停留在琴清的胸前,纪嫣然偏头妩媚的看着琴清,舌尖在琴清的唇角舔了一下,伸手敞开琴清的外衣,露出湖青色的亵衣,隔着亵衣轻咬琴清的乳头。

  琴清受到纪嫣然突然的动作,身子打了个激灵,轻轻「啊」了一声,发现自己失态,琴清紧抿双唇,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。纪嫣然见琴清身体有了反应,纤手顺着琴清修长的脚,慢慢的往上来回轻抚,直至大腿根部,纪嫣然偷眼看了琴清脸上的反应後,用手指轻轻了在大腿根部来回搔抚。在纪嫣然技巧的爱抚下,琴清身体开始不停的轻颤,双腿一夹,将纪嫣然的纤手夹在大腿根部。

  纪嫣然见状靠上琴清的耳朵,轻吹一口气,让琴情又是浑身一颤後,轻声道:「清姊是不是有感觉了,不要压抑自己的情感,其实二哥的鸡巴味道不错的。而且只要妳愿意,还可以让他们用鸡巴满足妳身上所有的洞,很舒服的……妳看致致是不是很快乐,很享受呢。」

  轻嚙了琴清耳垂,低头将脖子上亵衣的细绳尾端咬住,抬头一甩,将琴清的亵衣整个咬了下来。然後将身子整个的伏在琴清身上,胸前因兴奋而突起的乳头,在琴清一样突起的粉嫩乳头上摩擦,趁琴清失神双腿微鬆,原本被夹住的手,倏地插入琴清娇嫩的小屄。

  纪嫣然见琴清双颊已经因為兴奋而变的潮红、乳尖硬挺,小屄更是淫水直流,美丽的双眸裡依稀可以看见慾火在烧腾,却依然牙关紧咬不肯开口,不由继续用妩媚诱人的声音道:「清姊也很想要了吧?妳看,妳的小屄淫水流个不停呢,看致致被荆俊肏的多爽啊,既然有需要,何必执着于礼法呢?还记得少龙说的『一滴蜜糖』的故事吗?现在这滴蜜糖就在妳面前,只要妳开口,就能获得以前不曾有过的快乐,清姊不要在衿持了,只要开口,妳就可以获得像致致一样的极乐。」

  赵致像是在配合纪嫣然的话一样,突地高声叫道:「啊∼啊∼∼啊∼∼∼来了∼我来了∼∼呀∼∼好爽∼∼小俊好厉害∼啊∼喔∼∼要飞了∼要飞了∼飞了∼∼啊∼啊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∼」抱着荆俊达到了高潮。

  琴清双眸紧紧的盯着赵致,眼裡的慾火越加茂盛,纪嫣然不失时机的说道:「清姊也想要和致致一样达到极乐的高潮吗?」

  琴清嚥了一口口水,困难的从喉间传出:「想!」

  「清姊想要什麼呢?」

  「想要大鸡巴肏琴清的小屄,肏的像致致一样的高潮。」

  「想要高潮,清姊要自己去争取哦!我帮清姊姊开束缚,清姊想要什麼自己去找二哥他们说哦!」

  琴清转过头来看着滕翼点了点头。

  纪嫣然帮琴清解开束缚後,琴清蹒跚地走到滕翼面前,鼓足了勇气,才细若蚊声的说道:「给我!」

  「给妳什麼?」滕翼带着淫笑说道。

  「给我大鸡巴,肏我,给我高潮。用你的大鸡巴肏我。」

  「想要我肏妳的话,要看妳的表现了,想要大鸡巴妳要自己动手。」腾翼淫笑的伸出手指往下点了点。

  琴清会意,蹲下身去,解开腾翼的腰带,脱下裤子,露出腾翼粗长的鸡巴,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。纪嫣然晃着雪白的屁股,走到腾翼身边,拉着腾翼的大手覆在丰满地乳房上,用极端诱人的声调说道:「二哥,嫣然完成了二哥交代的任务,说服了清姊,二哥要怎麼赏嫣然?!」

  「嘿嘿∼二爷要忙着招呼琴太傅呢,我来帮二爷犒赏嫣然姊吧!」一旁的乌果涎着脸,从後面抱着纪嫣然说道。

  「嗯∼∼乌果你不会像上次一样早早的就射了。」纪嫣然将纤手往後一探,捉住乌果的鸡巴微微套动着。

  「上次是我准备不足,不知道嫣然姊居然这麼的骚浪,才会如此不济。更何况我还想尝尝肏琴太傅小屄的滋味呢,今天我是有备而来。」说完从桌上衣物裡翻找出一个小瓷瓶,在纪嫣然眼前晃了晃。

  「乌果你要死了,居然服用壮阳药,你是想把我给幹死吗!」纪嫣然嘴上虽然说着,放下腾翼的手,握着乌果的鸡巴用力一拉,疼的乌果叫了一声。便放开小手,摇摆着雪股,袅袅的来到琴清刚才躺着的软榻,躺了下去,将丰腴的大腿架在软榻两边扶手,双手掰开小屄两边的嫩肉,妩媚的说道:「乌果来吧!让我看看妳吃了壮阳药後会不会比较强。」屁股边说还边上下的摆动,充满了挑衅诱惑的意思。

  听见纪嫣然用如此娇媚诱人的声音,说着淫荡之极的言语;再看到纪嫣然摆出淫浪的姿势,乌果露出淫笑,快速的将衣衫脱的一乾二净,乌果来到纪嫣然的身前扶住鸡巴,对准纪嫣然的小屄用力一挺,鸡巴整个的插禁忌嫣然的小屄,直抵花心。

  「哦∼乌果你真是狠心,这麼用力的幹嫣然∼啊∼啊∼∼嫣然爽死了∼喔∼∼用力幹∼嫣然∼∼啊呀∼∼好∼好深∼喔∼好粗∼∼嗯∼∼大鸡巴肏∼∼肏屄的滋味∼∼啊∼好充实∼啊∼∼」纪嫣然的身体随着乌果肏屄的节奏,一前一後的摆荡,因兴奋而肿涨的乳头,也不停地在乌果的宽厚的胸膛摩擦。

  琴清刚才被纪嫣然不断的挑逗,已然是有动情的跡象,滕翼粗糙的大手在琴清的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搓揉。忽地滕翼将琴清托起,指着鸡巴示意琴清自己骑上去,琴清娇羞的瞟了一眼,解下裙子,一手扶着鸡巴,一手掰开小屄缓缓的坐了下去,滕翼猛地扶着琴清纤腰往下一压,琴清轻呼一声「痛!」,眉头霎时皱了起来,身体却不再动作,滕翼见状扶着琴清的腰,一上一下的摆动起来,不多时,滕翼听见琴清从鼻子发出的「哼哼」声越来越重,便鬆开双手,改抓住琴清娇小的乳房。只见琴清在滕翼鬆手後,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本来紧闭的双唇也微微张开,吐出诱人的呻吟声。

  「哦∼腾∼腾二哥的鸡巴好粗∼∼好长∼∼肏进清儿的小屄∼好充实∼喔∼∼顶到花心了∼啊∼滕二哥轻一点∼清儿要飞了∼嗯呀∼来了∼∼啊∼啊∼∼∼」琴清紧紧抱住滕翼的虎背,献上香唇与滕翼唇舌交缠。唇分之後,滕翼抱着琴清站了起来,走向窗抬将琴清放在窗枱上,让琴清双手扶住窗枱两侧,双手扶住琴清的屁股再次抽插起来。

  「啊∼∼滕二哥∼别∼别∼放我下来∼会有人看到的∼喔∼∼会被人看到的∼哦∼∼别插∼喔∼∼那裡∼别摸∼∼滕二哥∼别插清儿的屁眼∼啊呀∼∼会∼会死∼啊∼啊∼∼啊∼∼∼清儿飞了∼∼∼∼」

  滕翼扶住琴清屁股的手,在琴清的屁眼上轻轻的抚弄,每当滕翼用力顶进去的时候,在屁眼上的手指便会插进去一节,抽出来时琴清便会下意识的往前,让插在屁眼裡的手指拔出来。滕翼的这个小动作带给了琴清异样的快感,很快的又再次高潮。滕翼為了彻底征服琴清,琴清每高潮一次便换一个花招,直到琴清第四次高潮,滕翼才将精液射进琴清体內。

  一旁在纪嫣然体內射了一次的乌果,见滕翼将鸡巴从琴清小屄拔出,挺着再次坚挺的鸡巴来到琴清面前,惊的琴清直求饶:「别,别,乌果你别再找清儿了,再肏清儿的小屄会坏掉的,明天,明天清儿在让你肏好不好?」

  「明天,谁知道明天妳还会不会让我肏啊,不如今天就肏妳肏个过瘾。」乌果不依不饶的分开琴清的双腿,将鸡巴顶在小屄口。

  琴清被乌果的动作吓的直说:「不会,不会,清儿答应每天都来让你们肏,今天妳就饶了清儿吧,清儿真的不行了。」

  乌果把鸡巴在琴清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,威胁道:「今天放过妳可以,不过明天妳要照着我的意思来。不然我现在就幹妳。」

  「好,好,明天你想怎麼肏清儿,就怎麼肏,清儿都听你的。你快把鸡巴拿开。」琴清连忙点头答应。

  听见琴清的话,滕翼向乌果使了个眼色,乌果便放过琴清,转身往骑在项宝儿身上的纪嫣然走去…………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ziheng88.com